军烨/蓝宇

——所以说这个算写文用的小号,大号是tumblr的?嗯,大概。
不撕。

True Blue(菌叶现实向,1202时尚庆典,甜的全肉短篇)

这是之前那篇恋爱三十题虐文的甜肉补偿233333

总之是现实向的全肉短篇,甜的,不娘(应该),不虐,不虐, 不虐,耻度超高,耻度超高,耻度超高,全是肉,全是肉,全是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侮辱play,dirty talk。

白月光请别看,全家粉请别看。勿tag蒸煮,禁转,过两天看情况删不删。

文的设定是883之后又在一起了。叶子暗自喜欢被言语侮辱play,在师哥面前才能够放心、安全展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而师哥知道,然后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叶子。

下周开始继续更《桥》,继续虐蒸煮,就这样。

--------------------------


True Blue


这么多年过去,胡君也曾经想过,自己对刘叶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欲念是不是根本就是稍纵即逝的事儿。然而他又看见那人的时候,一切就又回来了。那人就那么看着他,一米八六,都是当爹了的人,还是那样看着他,有时候藏着,有时候肆无忌惮的眼神。那眼神里带一点惊惧,一点像个顽劣少年故做态度时候的遮掩,一点懒散的流转的柔情。然后他对胡君笑起来,那笑和他的眼神一样,也是又有些迷茫的柔情,又有些遮掩的。


他的笑容咧开来,嗓子低哑,叫着他,师哥。有时候看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但是只有胡君知道,那声音里都藏了些什么。


胡君心里是害怕的,但是看着他的时候,又不怕了。他看着那个人,像看着只温柔的洪水猛兽,十几年前他在水中挣扎着浮出了头,这次他懒得再去挣扎了。



半夜十二点的光景对于北京的夜晚来说,只能算是华灯初上。胡君从时尚先生庆典下来,拒绝了左右人afterparty的邀约,先驱车一路回家,放下行李,蹑手蹑脚地探头进屋去,看了看床上的康康和九儿。家人都睡着了,屋子里只有他一人是醒着的。黑暗里,突然怀里手机一阵震动,吓了他一跳。可算是憋不住了。胡君心想着,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起来。


屏幕上的名字是他熟悉的,那个名字问他:在哪儿混呢?


他想逗逗那人,先发了条,太晚了,在家要睡了。那头安静下来,又显示了“正在输入”,接着复又安静了下来。胡君本想再跟他逗会儿闷子的,现在倒不忍心了,赶紧追加了句,逗你呢,老地方见。那头反反复复地又是几遍“正在输入”,最后只有短短一句,老地方见。胡君能想象那头儿被屏幕照亮,笑得像只虾米一样的一张大脸。


倒真像是标准的偷情戏码。胡君一边把车倒出车库一边想着。


可不就是偷情么。脑子里另外一个声音告诉他,他反而笑了起来。


到了酒店门口,胡君才又低头看了看手机。刘叶已经把房间号发了过来。只是一个房间号,其他的什么也没有。胡君点了一根烟。他知道刘叶今晚特意为他赶了回来,也知道他已经等在了房间里。但胡君却故意拖延了一会儿。他脑子里想着他。


刘叶是不会再发过来一条微信的,他想着,也不会催他。这并非因为刘叶是一个绝顶体谅的情人,而是出于一种微妙的、胡君能够理解的男性自尊。他面对胡君时,那种经年累月的自尊被柔情瓦解出一条缝来,显露出下面脆弱的暗潮汹涌。他不自觉地靠向胡君,向他走过来。尽管他本身是不想的。


胡君想着他的眼神,觉得下腹紧了起来。把烟扔到脚下,踩灭了。


走到房间门口时,胡君反复地对了两遍房间号码,才摁响了门铃。里面并没有人应,只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开了,一张写着高兴的脸露了出来。“师哥。”他还是那样叫他,又好像为了刚才的急切有些不好意思,说,“我想着你丫也差不多该到了。”他穿了一身灰色的休闲装,带了黑框眼镜。然而胡君还是看出来他刚洗了澡剃了胡子,身上、眼睛里、那双睫毛下还冒着湿漉漉的热气。


胡君觉得那热度直接烧到了自己下体。


“可把我累坏了。这一天跑的。”胡君侧着身子进了门。刚踏进一步,手就已经搂上了刘叶的屁股。“也就为了你小子。”胡君手底下揉了两下,刘叶竟然哼了一声,脸一下红了起来。


“操,师哥,把、把门儿关上。”刘叶结巴着,就要用脚去够门。胡君一抬腿直接把门带上了,转头又盯住了刘叶。“我这些天净想着你了。”他一只手摸上刘叶的脸,摩挲了两下,碰歪了他的眼镜,倒真有些含情脉脉的意思。刘叶看着他,脸憋得更红了。然而下一秒胡君就吻了上去,几乎是野蛮又急不可待的,舌尖撬开刘叶的唇齿,一手粗鲁地将他推进屋子里,臂弯一勾刘叶双腿,将他放倒在了床上。


(全文图,谢谢 @妖二三 帮忙做图嘤嘤嘤)

http://h-notes.com/notes/ZJRtxNlNBxNN51hB/20151209/RxZNFptp59ZNN1JhRJF1llV1RlVVl5R5JRhJ1ddVdpBxtBZBJhp1JRVFZ915pJN5/index.html


“村口儿胡大爷,咱俩不是一代人。您还是注意注意您那腰吧。”刘叶往他怀里拱了拱,一条腿搭上了胡君的腿。


过了五秒胡君才说,“操,真重。”那头却没回应。他低头一看,怀里那缩成一团的高大男人,一条腿搭着自己,竟然就这么睡着了。他看了看那人睡眠中颤动的睫毛,和微张的嘴唇,觉得有点哭笑不得。


这么多年里,他也想过这人与他妻子做他们曾一同做过或永远没机会做的事情、走他们曾一同走过或永远没机会一起走的路。他早就知道十五年前他没有,现在也不再可能完全拥有这人,正如十五年前刘叶也不曾完全拥有过自己。但是他看着刘叶脆弱的时刻,看着他哭泣和安心沉入无梦的睡眠的时刻,这些时刻、刘叶的这一面,胡君知道,是永远只属于他的。他知道那是刘叶在为自身筑起的高墙后面,为胡君所保有的时刻。


多年前,胡君是害怕的,像是害怕一个匍匐在他背后的洪水猛兽。这么多年,他都没敢回头望,却也没敢逃走。这次他回头望了,刘叶却走过来,像多年前一样,把那个自己完全而安全地交给胡君,正如同胡君把这个自己的爱情完全而安全地交给他。他突然觉得,这一次,要是完蛋就完蛋了吧。


这个认知让他觉得安心,像是从世界上偷得了一角,偷得了另外一段人生。


刘叶在睡梦里翻了个身,踢了胡君一脚。


“像个大虾米似的。”胡君腹诽道,却还是笑了。







最后推题目这首歌,Dirty Beaches翻唱的True Blue


I walk along these streets until I have you in my arms
Now that you're gone in my heart, so wild and blue
And if I had the chance, I'd never let you go. 
And doll if you haven't called back, I'm begging you please


True Blue, baby
True Blue, for you, 
forever and now

No matter how far the distances
I just want you to know
that my heart will always be true

 
true blue
for you
 
true blue
true blue
 
true blue
true blue (for you babe) 


评论(53)
热度(156)

© 阿斯巴甜与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