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bowie的死

初一买的四十张打口里,五张是bowie。
其实过了这么多年早就不听他的歌了。有时候早晨听到收音机里一首golden years的时候倒会起床起的快一些。
要说渊源深也深,不深也不深。
看到另一个人写的纪念文章里写到了d-22,倒突然有点触动。07、08年,乐队演出之间放的总是瞎搞基铁三角的歌,老李老鲍老伊轮着来。那时候我认识的人,会一起跟着rebel rebel跳舞,或者在放起明天派对时坐在我横躺的身体上,洒我一身啤酒的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那时候我可真小,就死了那么多脑细胞。

今天我在浦东机场吃面,等着回北京的航班。拿出手机看到朋友圈被刷屏了。我抬头对Jack说:it seems like Bowie had died this morning.

我俩都沉默了。

然后我又说:I thought he just had a new album?
Jack说:& had a penguin named after him.

说完我俩又沉默了。沉默来得又长又急,我们谁也不知道该为他的死亡发表什么意见。在漫长又痛苦的青少年时代,他曾在我们的生命里扮演了我们以为非常重要的角色。然而当我与Jack在沉默中面面相觑时,我们都明白,我们永远不会想起来去听那张所谓遗作的新专辑,也永远不会去对着一只企鹅朝圣。
我们在几乎让我们羞耻的冷漠中默契地对视着。我们的过去终于对我们来说一文不值了。

你该如何面对童年偶像的死亡呢?
不是崩塌、不是消逝,而是俗不可耐的死亡。
好像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评论(4)
热度(31)
  1. 石门阿斯巴甜与盐 转载了此文字
  2. 米德阿斯巴甜与盐 转载了此文字

© 阿斯巴甜与盐 | Powered by LOFTER